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温馨情欲小说 > 我们只上床,好吗?最新章节

男人间的较劲

我们只上床,好吗? | 作者:若冰 | 更新时间:2016-11-06 00:39:35
推荐阅读:混在后宫假太监荒村红杏佣兵的战争出轨女人的自白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快穿之勾引无罪(繁体)【快穿】情不自矜【快穿】榨干男配(H)快穿之夏姬(简/繁)(快穿)良缘写意
    「问这麽多干嘛,干你什麽事?从小作弄欺负人家女孩子不够,连这种重要场合都要不甘寂寞搞破坏吗?」殷母没好气的训完小儿子後,还不忘凶狠的斜了大儿子一眼。

    「只是想去看看对方长怎样,高不高、帅不帅、有没有脑袋、经不经打而已。」殷岳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其实他最想吊起来打的人是铜雨伞,却也深知自己紧握的结实拳头,一定会在碰触到她脸颊的前一秒瞬间张开,变成轻抚她脸庞的温暖手掌。

    那就只好对不起那个男人,由他来承受了,如果他敢碰铜雨伞一根头发的话。

    「喔,讲到这我就忍不住想站起来给童太拍拍手了,到底是从哪找来那麽帅、这麽高又有脑袋的男人的?人家一看到小萭照片就主动要求父母说想认识她,并且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积极得很呢!」殷母放下碗筷站起来,真心为不在场的邻家太太鼓掌致意。

    「哪像我生的两个兔崽子,一个带年轻漂亮的女朋友回来见公婆,结果竟然自己躲在车上睡觉;另一个晚上带美丽成熟的女人出去谈情说爱,却还赶着在深夜前回家吃水梨。了不起啊,我曾郁竹何德何能,竟然生了两个坐怀不乱的翩翩君子?你们两个如果活在古代应该都可以立碑了吧!曾郁竹,哼,果然是人如其名的真郁卒。你们两个我看乾脆改名一个叫殷鹅,一个叫殷龟算了,这样跟一脸注定孤老到死的倒楣相比较搭。」接着,她又咬牙切齿的用食指轮流指着两个儿子称赞一番。

    「噗……小岳,你要选殷鹅还是殷龟?我可以先预约殷鹅这个名字吗,殷龟实在太难听、太好笑了……」殷秦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还不长眼的问了身旁弟弟一句。

    殷岳看了看他,又抬头望了望对面的母亲,然後用手肘顶了顶哥哥的身体。

    对方这才感受到前方一百八十度角投射过来的浓浓杀气,马上止住笑动筷要用餐。

    「妈……」要挟的菜盘纷纷先一步被母亲移走时,殷秦的筷子停在半空中,满脸无辜的望着妈妈。

    「再笑啊,再笑嘛!瞧你讲到鹅跟龟时那开心的蠢相,看的老娘我都一肚子火了。我煮饭是给人吃,不是要给你这种家禽或爬虫类吃的。起来,给我滚出去!」殷母甚至绕到大儿子身边把他的饭碗抢走并把他拉起来。

    「老婆……」殷父终於耐不住心疼开口了。

    「我在管教儿子,你别插手!」殷太太对丈夫使了个眼色要他别多事。

    那暗示不仅进了殷父的眼,还落入小儿子的瞳孔,殷岳瞬间明白母亲似乎是故意要把哥哥赶出门的。

    目的是什麽?地点又是哪里?应该跟铜雨伞脱不了干系吧?他安静的等候母亲的下一步动作。

    「妈,我很饿耶!不让我吃菜没关系,给我一碗白饭淋些肉汤也好啊……」殷秦不死心的伸手想拿回自己饭碗。

    「别说淋肉汤,就算是拌狗尿也不给你吃。夜市多的是吃的东西,自己去那边慢慢吃吧!出去,不要影响我的食慾。」母亲用力把他推出饭厅。

    殷秦回头看了眼坐下来大口扒饭的妈妈,叹了口气上楼拿皮夹穿外套後又下楼。

    「小岳,摩托车借我,我去夜市找饭吃。」

    「哥,等一下,我跟你去!」殷岳放下碗筷起身。

    「我是赶他又没赶你,你去干嘛?坐下吃饭。」母亲马上出声制止么儿。

    「我想吃药炖排骨啦!爸,妈,慢用,我跟哥出去吃饭了。」殷岳抛下这句话,冲到客厅拿起安全帽後,抓着哥哥就往外冲。

    「小岳,你给我回来,殷岳……」殷母追出去时,机车刚好启动离开。

    「这小子是凑什麽热闹,不知道人家为了安排这出戏已经排演好多天吗?喂,童太,你那边进行的如何?」她边叨念边走进屋子打电话。

    「很顺利啊,对方演技不错也相当配合,小萭什麽都没察觉。」童母走到餐厅外头接电话。

    「太好了!我跟你说喔,我刚刚把小秦赶到夜市去了。」

    「好,我知道了,马上进行下一步。」

    「可是小岳也跟去了耶,两个人骑一部车出门了!」

    「他也跟来啦?那一会殷秦要怎麽醋性大发,拉着小萭坐上机车离开呢?」

    「这不按牌理出牌的臭小子真是难以掌控。不过,刚刚听到小萭要结婚时,是小岳先开口问地点的耶,感觉比他哥还着急,脸色还超难看的。」殷母回顾刚刚小儿子的反应。

    「当然着急跟脸臭啊,两个从小斗到大,万一我家小萭比他跟那个萧小姐先结婚,面子难免挂不住嘛!」

    「也对!这两只不知道前辈子到底结了什麽怨。」

    「没关系,既然殷岳来了,那我就把他的头号粉丝小悠给放出去,让他去缠着他,这样计画就可以继续进行了。」

    「好主意,童太,你真是太聪明了,你的脑袋加上我家小秦的外貌,还愁孙子孙女不高人一等吗?」

    「呵呵呵,怎麽听起来好看¨特色!〃&小说就_来′¨做&着看小说网像是我要跟殷秦配种一样……」童母掩不住笑的说,完全不觉得说这种话应该要害臊。

    「呵呵呵,对啊,我们两个还真是三八没药医……」两位妈妈隔着话筒笑了好片刻才结束通话。

    ************************************************************************************************

    「宜兰夜市真的很热闹,之前只在电视或旅游书籍里看过,身历其境果然不一样。」赵煦阳边看着拥挤的人潮边说。

    「阳哥,刚刚饭桌上碍於两家长辈都在一直没有机会问。你,都好了吗?」童萭裳侧过头看着对方关心的问。

    「不敢说痊癒了,但回忆起来也不再那麽痛了。这些年来跟你的邮件往返安抚了我很多负面情绪……」男人的话被突然挤进两人中间的少年给打断。

    「童瑀悠,你欠揍啊,有没有礼貌?」少男姐姐出声斥喝。

    「男女授受不亲,靠那麽近干嘛?你想吃我姐的豆腐渣吗?」童瑀悠斜眼瞪着今天初次见面的男人,对方听了却是忍不住笑起来。

    「死小子,要我在这边当众修理你吗?阳哥,我弟就是口无遮拦,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虽然第一次见面时他还在伯母肚子里,但这些年也算久仰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赵煦阳脸上满是不在意的笑。

    「有什麽好笑的?如果我姐夫知道我姐《红杏出桥》,你可能就要《含恨五泉》,《骨肉分离》到头找不到身体,身体看不到手脚了。」

    童瑀悠满脸骄傲的说着,很不得殷岳马上出现给这男人好看。

    「红杏出桥、含恨五泉、骨肉分离……这些词也是你那个姐夫教的吗?」

    赵煦阳看了女人一眼,继续笑着问少年,心中对童家双亲描述的那个殷家大儿子不禁越来越好奇。

    明明童伯母口中说的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还再三叮咛国中时期打遍全校无敌手的他,绝对不能动手伤害童家未来女婿的。

    怎麽在这少年口中,那个名叫殷秦的却成了允文允武的男人?

    「可不是。怎麽,听到我姐夫这麽有学问,是不是吓到《屁滚乱流》、《退屁三舍》了?」为了凸显殷岳的文武双全,童瑀悠继续使用牛头不对马嘴的成语。

    「……的确是吓到了。」男人搔了搔头,心想这男孩是故意把成语这样玩,还是真的全都是那个殷秦教的。

    他的父亲和童父是儿时玩伴,虽然两人成家後分处南北两处,但每年两家人总会选在台北或台中聚会个几次。

    所以他和童萭裳也从小就认识了,两家的交情之好也丝毫没有随着他们家十多年前移居澳洲而改变。

    他和她虽然这麽多年没有见面,但邮件往来也算频繁。她还知道他隐藏在心中不敢示人的感情秘密,甚至在他失去最爱的人时给他安慰跟撑下去的勇气。

    只是没想到,这次全家回台湾就被要求为了让这小妹早日出嫁,配合演一出戏给那个叫殷秦的男人看。

    听说他等一下也会出现在这个夜市里,在刚刚男孩的万分推崇之下,他还真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那号众说纷纭的人物呢!

    「哼,会怕就好,告诉你,我姐夫不只脑袋有东西,连拳头都很带劲的。想嚐嚐看吗?劝你不要,因为只要试一次,你这辈子就没有机会活着试第二次了。」童弟面带得意的表情说。

    「童瑀悠,你可以闭嘴吗?」童萭裳狠狠往弟弟手臂上捏下去。

    「看来你很喜欢那个,你姐明明未婚,你却口口声声狂叫姐夫的男人喔!」

    「当然,这世上只有他有资格当我的姐夫,其他男人都太弱了。」即使皮肉痛,童瑀悠依旧边搓发疼的手臂边力挺他唯一偶像。

    「阳哥,不要理他,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童萭裳把弟弟一把拉开後,抓着男人的左臂往前走。

    为了不让少年有机会再插进两人之间耍狠,她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对方手臂。

    ***********************************************************************************************

    「老妈的更年期应该早过了啊,怎麽最近脾气越来越差,竟然把儿子的晚餐抢走、扫地出门。」殷秦边啃排骨边对弟弟抱怨。

    「……」殷岳的目光被前方不远处,那缓步移动的风景给吸引住了。

    「小岳,我说话你有没有在听?干嘛不吃呢?你在看什麽?」一抬头发现对方根本没在听他说话,脸上表情还显得僵硬跟不悦时,殷秦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他看见童萭裳正拉着一个男人的手臂,指着沿途摊子在说话,两人的模样就像相识许久、比普通朋友更亲近的关系。

    「姐,你看那边,是秦哥跟岳哥耶,岳哥!」

    被姐姐抛在後面,怎麽使劲也挤不进两人中间的童瑀悠,在发现药炖排骨摊里正用餐的殷家兄弟时,兴奋的挥手又叫又跳。

    殷岳紧抿着唇面无表情,只用冷冽目光,迎接那两对因为少年声音而回头,向他和哥哥投射而来的双眸。

    《若冰作品谢绝转载》
我们只上床,好吗?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c//womenzhishangchuang_haoma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快穿】情不自矜【快穿】榨干男配(H)(快穿)良缘写意爸,我要做你的女人(繁体版)快穿之性福攻略(H)快奸 (高H.NP)性幻想搜索体验系统快穿之媚色晓风残月(限,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