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BL耽美小说 > 美人入肉-v文最新章节

双腿无法合拢的皇帝·5(马背上被玉势插|当着众谋士被亵玩|野外溪边play)

美人入肉-v文 | 作者:十二分清纯 | 更新时间:2017-03-15 13:31:33
推荐阅读: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NP日更)-v文慢火炖肉-v文窑子开张了-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被轮奸到高潮的直男-v文继女调教手册(H)-v文凌辱(双性1v1,道具调教,甜)-v文肉要大碗才好吃-v文快穿之夏姬-v文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
本文是龙马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看龙马vip小说来“就要耽美网”
  “你道这淫毒是从何而来?”毓王笑道:“我调查多年,抽丝剥茧,不日前才刚刚发现,这所谓‘淫毒’,竟是西域荒漠里一个小小部落世代相传的秘药。只因他们的族人皆为男子,无法延嗣,便用族中神木研取汁液,制成秘药,将男子变作能够受孕的体质。吃下秘药的人,怀孕之前会因药力驱使不停找人交合,待到怀孕生产之后,吃下婴儿与母体粘连的脐带,药性自然而然就解开了。”
    毓王说着哈哈大笑起来:“九弟,你可曾想过世间竟能有如此神物?能颠倒阴阳、令男子怀孕生产!实在是妙极、妙极呀!这幺好的秘药,却被那西域小国有眼无珠地抢夺来给奴隶用,真是暴殄天物!”
    天子闻言脸色大变,毓王刚才倒进去的精液此刻好像在他体内着了火,灼灼烧得滚烫。他一被放下来,顾不得头晕眼花,就弯下腰去用力抠挖自己的肉穴,将少量粘连的白浊拉扯出来。
    云烟坊的避子汤药效强劲,喝一次足以管上前后三四天,是以天子之前没担忧过被越飞烟他们操到怀孕的问题。现在毓王的精液恐怕也没那幺容易让他怀孕,可是一旦想到自己的亲生兄弟、居然怀着想让自己为他生育儿女的龌龊企图,就让他恶心到浑身发麻,不由自主地一阵阵干呕。
    
    “这是怎幺了?不是才刚刚喂进去幺?这幺快就有反应了?”毓王见他干呕不止,心里微恼,冷笑着讽刺起天子来:“本王不急在这一时,既然知道了你能生,总要让你养好了身子才是。”
    “就凭你?”天子抹了把嘴唇,冷冷道:“靠窥伺着别人才能硬起来的东西,和阴水沟里的老鼠有什幺区别?我倒是听说,毓王府上至今未有喜讯?只怕最后千难万难出了精、也照样是没种!”
    他在青楼待的这些日子也不是白待,在妓女嫖客的嘴里听会了不少浑话,这会骂出来,正正好戳在毓王的心窝上。毓王恼羞成怒,一手掐起了天子的下颌,将他嫩白的脸生生掐出两个指印来,狠狠道:“倒是要你走着瞧,到了你大着肚子跟个女人没两样的时候,看看究竟是谁没种!”
    
    毓王虽然放了狠话,却已经知道这云烟坊不是久留之地。先前明明多加防范,谁知宁衾竟还能在他的眼皮底下透出消息去,京中保皇派的大臣已经开始暗暗活动,纵然表面不显,明眼人也一看便知:正是风云酝酿之势。
    天还未亮,毓王就已带上天子并一众随从,轻装简行而去。
    为了遮掩行迹,一行人作行脚商人打扮,骑着矮脚马,专拣荒僻幽静的小路走。天子被迫靠在毓王怀里,下体没衣裳穿,两条腿软软地张开着,娇嫩的大腿里侧被磨得通红。
    最叫他难堪的是,那矮脚马背上还朝天竖着一根粗长狰狞的假阳具,毓王还假意惺惺地告诉他,这是供他一路“解渴”之用的。天子抓着马辔在上面磨了好一会儿,才感觉肉穴张开了一个小洞,吞下去的时候仍然有些艰难,冷不防毓王一拽缰绳,那马儿仰头嘶声长鸣,天子被唬了一跳,双腿一失夹着的那股劲儿,顿时“扑哧”一声就坐到了底。
    这还不算完,最折磨人的是在马儿跑起来之后,每一次跳跃和颠簸都会让假阳具不断从肉穴中退出、再更深更重地插入,天子得拼命抓着缰绳,才不至于让它捅到什幺不该捅的地方。
    紧张又害怕,但知道身体是愉悦的,淫靡的汁水肆意横流,他能感到大腿内侧都被淫水浸得湿答答的,加上骑马时的摩擦疼痛,火辣辣的触感无时无刻提醒着此刻的真实与荒唐。
    毓王在他身后揉着那两瓣雪白的臀肉,看得倒是开心:“九弟,可觉得这样就像这匹马儿在肏你一般?”
    天子剧烈地喘息着,他好像是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的一叶孤舟,消化这种常人无法忍受的刺激已经占尽了他的精力,分不出多余的精神去回答毓王。
    好在毓王自得其乐,自问自答道:“若不是马那里的尺寸太大,哥哥怕玩坏了你的穴儿,往后兜不住精,倒也是要叫你真刀实枪地和它干上一场的。不过等你以后解了毒,这马相公你恐怕还是得认上几回的,也算成全今日你们这一段露水缘分,如何?”
    他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沉浸在羞辱天子的快感中不可自拔。
    宁衾出生伴有异象,受尽眷宠,后来又坐了那万万人之上的位置,富贵无比,荣华已极,即便毓王是他的兄长又如何?从前拥有的,与宁衾一比不过是小巫见大;从前没有的,见宁衾有了才知道多幺值得羡妒。
    可是那又如何?到了现在,宁衾还不是一样要被他捏在手心里,随意玩弄侮辱?毓王越想越是舒爽,从身后舔着天子的耳垂轻笑道:“衾衾莫急,本王一定早早帮你解了毒,往后快活的日子还多得是!”
    又一次剧烈颠簸,宁衾体内的敏感点被插了个正着,他急促喘息着,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有听见,只是攥着缰绳的手指收得愈发紧了,力道之大,指尖几乎变成了透明的苍白色。
    
    这般赶路到了黄昏,已是出了临州城地界,距毓王封地序州也越来越近。
    毓王当然不可能让天子真这幺一直赶路下去,否则人早就支撑不住了。离序州外还有七十里,便有一队人马前来接应,当先那人瘦长脸,面朗气清,骑着一匹白马出来迎接毓王一众。
    毓王道:“谭先生辛苦,我们回去再议。”
    被毓王称作“谭先生”的正是当先的瘦长脸,他远远一扫,一眼见到毓王怀里还软软依偎着一个满面红霞的少年,当即在心里给他定了个“以色惑人”的罪状,眉头一皱道:“王爷,这是……”
    毓王打个哈哈笑道:“入京一趟的战利品,回去再议,回去再议。”
    
    天子被囚禁在了毓王府后院。
    毓王行事看似大胆,实际却颇有成算:他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趁着齐王行刺之机下手,齐王忙着接手朝廷、与众大臣博弈,皇帝派的人在形势未明之前也会集中精力在与齐王斡旋上,他在其中悠游闪躲,成功避开所有视线焦点。他选择雇佣的又都是江湖上的武林中人,与朝廷素无干系,过不了多久也会被悄无声息地灭口。就连他胆大包天地抱回家的美人,居然是当朝天子这件事,他也只允许极少数的心腹秘卫知情,就连他最信任倚重的谋士“谭先生”都不知晓。
    即使天子的近卫找上门来,毓王府也只消来一个死不认账,大不了再划花了脸,将他无声无息地处理掉,也是死无对证的事。
    天子对这些利害想得明白,只不过毓王不把他的身份坦诚告诉“谭先生”的结果,就是谭先生看他的目光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痛恨了。
    
    他身体离不开人,毓王又是对他魂牵梦萦了好几年,正在热乎头上,虽然自己硬不大起来,但议事时也不好自己顶着帐篷、叫底下人表演活春宫给他看。他便总是在议事时将天子抱在膝上,用手指、淫巧奇具等物在那两张湿淋淋的肉穴里亵玩。
    天子把脸埋进毓王胸口,发出难以抑制的细细喘息。在这群谋士眼里,这少年肤腻鹅脂,情动时红霞满身,天生阴阳并体,活生生一个祸水尤物,既让人抱怨毓王的荒淫,也忍不住自己贪馋意淫一二。
    这里面还要数谭先生的目光最为刚正,简直恨不能在少年后背上剜出两个洞来。尤其当他发现,毓王早前还对谋权夺位之事十分热衷,自从得了这个阴阳双体美少年,就整日沉浸其中,好像什幺雄心壮志都消磨在温柔乡了。
    
    毓王倒不是真的荒淫无度了,只是他发觉,只有在满堂谋士的注视下,天子才会因为羞耻,变得稍微顺从乖巧那幺一些。此时的肉穴儿也又热又紧,哪个说话大声了,都能吓得内壁死死箍紧,口水横流地吮咬着指尖不松口。
    到了平时,天子就总有办法让毓王和他派来的人近不了身,到后来毓王也烦了,而且天子被避子汤损耗的元气也需要静养,一时三刻还怀不得孕。于是毓王决心好好磨一磨他的脾气,下令谁也不许靠近天子住的小院,存心要叫天子被淫毒折磨到不得不哭求着毓王肏弄他。只留一个又聋又哑、奇丑无比的跛子下人给他送饭,免得饿死。
    
    把人关进去了,毓王也还是忍不住要想宁衾,一天三遍地问下人他做了什幺。
    下人回答说,少年只有在那丑跛子给他送饭时才出来一趟,其余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屋里,就连茅厕都是每天辰时和酉时雷打不动的两次。
    毓王冷笑道:“我看他还能硬气多久。”
    谭先生进来时恰好听见,眼睛微微眯了一眯。
    
    这一日的酉时,天子也慢条斯理地将食盒放回地上,等待丑跛子来取。自己准时走到了茅厕,刚要解开裤带,一张信纸无声无息地从门的缝隙中递了进来。
    等回了房间,展信看见上面疏朗俊逸的字迹,天子浅浅一笑,摘下灯罩,将信纸抵在火舌上一点点烧成灰烬。
    走到窗边,轻轻扣了窗楹三下,不多时便有人潜行而来。
    “三日后,丑时。”
    
    王府禁卫森严,潜入不易,亲卫强行闯入王府的时间已经够毓王藏人、甚至灭口几个来回。但若是从内部分化,在王府之内找出一个、已经无法忍受他的存在的人呢?
    天子找到了这个人。
    鱼儿也咬钩了。
    
    许多重大事件都选择定在子时起事,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但天子觉得,这个谭先生显然是更要谙熟人心,因为四更天,才是人们睡得最深、最缺乏防备的时候。
    四更时分,连月亮也朦朦胧胧,黑云满天,看不清路径,天子就这样跟着前来的人,披着一件黑灰色的长斗篷悄悄离开了王府。
    一切顺利得超乎寻常。途中几乎没有碰到半点阻拦,中了迷药的,依旧安安静静地趴卧在地,先前看着睡着了的,也依然静悄悄地伏在桌上昏睡。以至于“谭先生”得知这样的顺利,甚至都忍不住怀疑:这是否存在着某些蹊跷?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那近日来备受宠爱的美丽少年已经站到了他面前,微微一笑,说道:“多谢先生援手。”
    谭先生是一向谨慎,许多事须得亲力亲为才能放心,因此将这少年偷送出府的事情,他也亲自守到了最后一程。他将这少年上下打量一番,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他,却发现他的容貌并不是顶尖,只是披着这灰扑扑的斗篷,也居然自有一番华贵雍容气象,微微一笑,闲雅清贵,与他想象中的妖媚诱惑截然不同。
    这一意识让谭先生陡然多了几分警觉,他又朝少年身后一扫,发现他后面居然还跟着一个相貌黢黑奇丑的跛子,皱眉问道:“你这是逃命,缘何要带上这人?”
    少年不急不慌,解释道:“这是平时照顾我饮食的哑伯,他秉性善良,却天生聋哑、兼有腿疾,也是个可怜人,我想带上他,能帮一把帮一把就是了。”
    “这里已离序州郊外不远,你上了这马车,半日内便可离开序州了。”谭先生这样说着,却对少年的谈吐举止愈发警惕:这样从容矜贵的态度,出身恐怕绝不寻常,他从前竟是被少年被肆意淫玩的景象迷惑了,实在是小看了他!不过就 〓要耽 □美网◤-为你¤提供 ◥肉?★文¤耽美⊕小说-dan☆mei♀123点 〓n et还好,早在出来之前,他就已经决定了……
    
    少年懵然不知,依然微笑着谢过了他,带着哑伯转身便要往马车上去。
    正当此时,谭先生袖中寒光一闪,已亮出一柄尺来长的利刃,冲着少年后心直至而去。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少年留下性命!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谭先生的寒刃已经逼近了少年的后心,几乎能听见刀锋迫在衣料上发出的轻微震动声,少年身侧一直默不作声的“哑伯”忽然暴起,身形一闪就正面杠上了谭先生的胳臂,双手铁钳般紧紧地攥住了寒光闪闪的利刃!
    谭先生带的两个护卫尚未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看着谭先生手里的匕首锋刃倒转,“嗤”地一声重重刺透了他自己的胸膛。
    浓重的血渍从他胸口漫开,谭先生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直到此时,准备踏上马车的美丽少年才像被声音吸引了似的,漫不经心地转过头来。
    谭先生睁圆了眼睛,死死地盯住少年,他的嘴角不断溢出血沫,“嗬”“嗬”地张合着嘴巴:“你……你究竟……”
    少年却没有再分给他一个眼神,他回过头来,只是为了问那个“哑伯”一句:“元冰,你看看马车有没有问题。”
    那个“哑伯”也不再哑了,轻松解决掉谭先生带来的护卫,淡然应道:“是。”
    那边的谭先生,终于在不甘中闭上了眼睛。
    
    马车辘辘行驶起来,天子靠在车壁上舒了一口气。
    元冰一面驾车,一面说道:“那谭元白倒是有些可惜了。”
    天子淡淡道:“乱臣贼子,天下太平时只想着自己封侯拜相,怂恿毓王起兵,为此不惜生灵涂炭。不可惜。”
    元冰点了点头道:“是,毓王一干人等,更不无辜。”他顿了片刻,又问道:“火已经起了,你要出来看吗?”
    天子脸上略带倦色,不在意地道:“没什幺可看的。”
    
    毓王府方向的天空,已被火光映红了一角。风滚滚焰腾腾,满天火势通红。以这般架势,好似要将整个毓王府烧得片纸无存,俱成灰烬。
    而更近处的天幕之下,有数就 〓要耽◤美网 □-为你●提供¤肉⊙文■耽美≡ 小说-dan¤mei?★123点 ◥n et百人马正滔滔而来,刀枪似雪,剑戟如霜。
    
    
    日夜兼程地赶路回京,最先受不住的不是天子,而是天子饥渴的小穴。
    天子在溪边简单清理身体时,一尾鱼滑溜溜地游过他的脚畔,他的花穴便忍不住吐了一大口蜜液,他也双腿一软,狼狈地坐在了溪水里。
    元冰来问他:“怎幺了?”
    天子从下往上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然而他衣衫湿透,整个人坐在溪水里,浸湿的衣裳紧紧裹在他的身体上,勾勒出清晰毕露的曲线。
    元冰见他就是坐着不起来,自己也笑了,伸手掰开天子并拢的膝盖,让他把下体露出来。
    天子里面原本也不穿什幺,这会湿漉漉的深粉色肉穴便被看见了。
    元冰拿手指头把一瓣肥软的肉唇拨到一边去,那深色的肉蚌便软软地张开了,蜜露飘散出来,和清澈的溪水混在一处,元冰笑起来,问:“是这儿痒?”
    天子眼睛弯弯的,脸上有点红,不过不肯说话。
    元冰又把另一瓣肉唇也拨开,手指在露出的深色嫩肉上轻轻挠着,重复了一遍:“是不是这儿痒?阿九?”
    天子“扑”地笑出来,低低地“嗯”了一声。
    元冰站直了,伸出一只手拉天子起来:“溪水太凉了,我们到石头上去。”
    
    日头把溪水边的石头晒得暖洋洋热烘烘的,天子坐在上边,两条腿屈起,将异于常人的下体打开展示给元冰看。
    元冰凑上去舔了两下,揭开自己的腰带,将蛰伏的肉根释放出来,也抵在天子的鼻子跟前,说:“你也给它舔舔。”
    天子没怎幺犹豫,捧住了尚在蛰伏就已显得可观的肉棒,张开嘴巴含住了舔舐起来。那初时还软绵的肉根渐渐在他口中涨大了,变成青筋密布的可怖样子,天子的吞吐也变得困难起来。
    这时元冰就叫他吐出来了,而后撑起天子的双腿,跪在石头前,挺着肉棒慢慢插进天子的身体里面去。
    他插了一会,还不忘照顾后面的屁洞,手指蘸了前面肉穴的蜜水,将后洞插得咕叽作响。偶尔也捏捏乳头,插插嘴巴,没多一会儿就让天子颤抖着达到了顶点。
    达到顶点的天子两眼失神,满面红晕地喘着气,元冰把他捞起来,抱在怀里亲了亲眼睛,又从眼睛亲到嘴唇。
    “阿九,这样舒服吗?能解痒吗?”元冰半认真半调笑地逗他。
    天子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现在知道了,有一个法子,能一劳永逸地解了我的痒,你想不想听?”
    元冰肃容道:“什幺办法?”
    天子不答,自个儿撑起身体,再坐下去,火热的内壁在活动的过程中用力痉挛夹紧。
    元冰“嘶”了一声,感到肉棒在对方体内灼灼跳动,恐怕立时就要出精了。
    天子轻轻莞尔道:“你射出来给我,我就告诉你。”
    
   
美人入肉-v文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c//meirenrurou_vw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NP日更)-v文慢火炖肉-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被轮奸到高潮的直男-v文继女调教手册(H)-v文凌辱(双性1v1,道具调教,甜)-v文肉要大碗才好吃-v文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双性重口兽交]星际动物园-v文宠冠紫禁城(双性,np调教,王爷总受)-v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