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现在情欲小说 > 绝望的尽头最新章节

【绝望的尽头】第十二集 淫宫

绝望的尽头 | 作者:六芒星 | 更新时间:2017-04-11 19:02:12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臭小子闹官场乡村乱情【乱轮系小说】豪门哀羞风云录风雨情缘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父辈的余阴都市玄幻:欲之沉沦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

作者:流光飞影
2017年4月11日
字数:9885字


(男角介绍)

姓名:徐凯(本人)
年龄:35岁
身高:178
职业:个体老
简介:奋发图强的年轻人,靠着自己的拼搏与学识,在商场中小有名气,拥有一
位性感漂亮的娇妻,和一个看似幸福美满的家庭。与自己美丽的母亲和女儿同住
在一套别墅里,可平日里忙于工作,久而忽略了家庭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陷入
了一场绝望。

姓名:王良泉
绰号:王老头、老头
年龄:65岁
身高:160
职业:无业(曾经是老中医)
简介:一个极其阴险狡诈的老农民,曾经年轻的时候跟村子里的游方郎中学过医
术,偷吃特质壮阳药使自己的生殖器变得无比巨大,之后迷恋上房中之术,糟蹋
过无数良家妇女,在晚年之时偶遇徐凯,看上了徐凯家里的女人们,同时引发王
老头酝酿起一场新的阴谋。

&bsp;

(女角介绍)


姓名:许梅
年龄:32岁
身高:170
职业:银行职员
简介:徐凯的爱妻,一位普通的良家少妇,但却拥有着不普通的美貌与性感高挑
的身材,尤其是一双超长美腿曾迷倒无数追求者,平时喜欢穿着黑色丝袜,为徐
凯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


&bsp;
姓名:刘爱萍
年龄:55岁
身高:165
职业:大学教授(已退休)
简介:许梅的母亲,一位丧夫的中年美熟妇,身材丰满,双腿超长,相貌极其漂
亮,习惯穿着肉丝丝袜,有三个俏丽的女儿。因常年在大学教课,为人处事较为
简单。


&bsp;
姓名:许琳
年龄:34岁
身高:173
职业:机关科长
简介:刘爱萍的大女儿,许梅的大姐。平常穿着灰色丝袜,拥有一双超长美腿,
同时还拥有一对儿极其丰满的大乳房,但身体却存在着缺陷,患有先天性不孕症
,导致她的家庭极度不和谐,久而久之性格变得异常冷淡。


姓名:许灵
年龄:23岁
身高:168
职业:大学生
简介:刘爱萍的小女儿,许梅的小妹。一个时尚、外向、且活泼的女孩,平时打
扮胆大善变,喜欢穿各种丝袜,渔袜偏多。喜好一切新鲜的事物,却还是保持
着处女之身,拥有绝妙的身材与一对儿可爱的嫩足。


&bsp;
姓名:李梅华
年龄:58岁
身高:163
职业:机关干部(已退休)
简介:徐凯的母亲,许梅的婆婆。身材苗条,相貌秀丽,但性格却非常强势,曾
是某机关单位的领导,素有【女强人】之称,事业心极强,为人细心且不拘小节。

姓名:李静
年龄:32岁
身高:168
职业:机关书记
简介:许梅的挚友,亲密的闺蜜。身材绝佳,相貌出众,曾是大学模特队的模特,
先是某机关单位的副书记,办公室主任。出众的才华,强势的个性,却聪明反被
聪明误。

&bsp;


               第十二集

  故事一幕幕上映着,往事一点点的叙述着,就像是火辣的热风刮着沙子,席
卷并灼烧着我的内心,让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变得更加难以形容。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只能随着事态的发展而慢慢的融会贯通,无
法取代的被动感仿佛混乱的魔法,让我就像是被洗脑一样的控制住了,或者说这
【蜜罐】般的沉沦更使我无法自拔。

  囚奴的我被灌输了两次淫毒之后,性趣反而大增,但我的生殖器却无情的被
老头控制住,我每次撒尿都要向老头汇报,至于做爱射精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那要命的男性贞操带正时时刻刻的囚禁着我的欲望

  而我的老婆更是可怜,在药物与淫威的控制下,老婆逐渐失去了希望,她曾
一度想要和我离婚,当然这也是我所期盼的。可万恶的王老头却不给我们这个可
怜的机会,用巧言骗取了老婆的信心,又用威胁逼迫着她的自由,老婆无法抗拒
他的肉棒,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恐怖的存在。

  为了方便王老头的奸淫取乐,我在郊的别墅群内买了一套旧公寓,这里成
了王老头的淫窝,每晚上演着淫荡而又刺激的淫秽大戏。我那性感漂亮的老婆,
日日夜夜遭受着老王老头摧残,而我也只能在这淫荡气氛下慢慢陶醉其中。

&bsp;
  每次看着老婆那痛苦而又悲鸣的表情,我心中就有说不出的万语千言,纠结
与苦闷交缠着我的内心,尊严早已毁之殆尽,剩下的只有老婆那摇晃的脑袋与满
口精液的嘴巴,还有王老头那根狰狞的大肉棒!

  相比之下,李静要比老婆悲惨倍,这个颇为强势的女人万没想到自己会被
绑架到一个淫窟当中,仅仅几天的时间里,王老头用尽各种办法催化着她的意志,
打击着她的尊严,泯灭着她动力,让这个女人完全失去了自主的能力!

  李静遭受着非人的待遇,她被囚困在这间旧公寓内的数日里,整天除了做爱
就是做爱,她每天喝的掺了精液的媚药,吃的掺了精液的口粮,除了精液填饱她
的肚子之外,老头还用尽了残酷的折磨与酷刑,竭尽全力的将她打造成为一个彻
头彻尾的淫娃!

&bsp;

  前几天里,李静几乎无法行动,倔强的她一度试着逃跑与求救,但老头却用
绳索将她困住,在她的阴道里插着可怕的振动棒,在她的乳头上夹着冰冷的钳子,
苦痛折磨着她的意志,淫毒摧残着她的理智!各种千奇怪的性玩具,恩威兼济
的酷刑,让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慢慢的消沉了,她不在反抗,渐渐开始妥协,向
着老头那得意的巨棒缓缓低下了为傲的头颅……

  李静的灭亡再次让老婆感到绝望,看着自己的闺蜜一声声的惨叫,一点点的
屈服,老婆也感同身受。这两只性感娇娃已经完全丧失了勇气,完全沉迷在淫荡
的气氛之中,她们强颜欢笑的接受着王老头的肉棒,不敢抗拒那美味的【晚餐】,
更不敢抵抗那诱人的精液,就如同王老头所说的那样:俺要将她变成一个见到男
人肉棒就流口水的女人!

&bsp;
  淫毒的恐惧一直侵袭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曾经的贞洁与幸福彻底被毁灭了,
反而是股股淫秽的快感充斥着整个看似平淡的生活。在外人的眼里我们还是和谐
的夫妻,她们还是要好的闺蜜,然而每当夜幕降临之时,我们三人便成为了王老
头的性奴,快乐而又悲惨的性奴……

  旧公寓里夜夜笙歌,王老头在这里仿佛成为了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他享受
着后宫般的生活。可这个老家伙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满足,老婆与李静的美腿、
肥乳、乃至她们娇嫩的屁眼都逐渐被他玩腻,我知道这个可怕的老头想得到我的
全部,他再一次将邪恶的目光盯上了我那可爱的小姨子。

  许灵自从那晚被王老头迷惑以后,我老婆便竭尽全力的想让自己的妹妹远离
这场灾难,她全力以赴的讨好着王老头,恳请这个老家伙放过自己的小妹。可王
老头却总是一脸淫笑的对她说道。

  「嘿嘿嘿!俺知道你心疼你的小妹,可【蜜桃】总有成熟的一天,俺不急着
品尝,俺会耐心的等耐着她熟落的那天……」

  王老头虽然表面允诺了老婆,可实际上却命令让我时常去【关照】许灵。被
迫的我无法抗拒王老头的淫威,我只能卑躬屈膝的带着迷幻药,夹着裤裆里的那
让我隐隐作痛的男性贞操带,用诱惑的手法将这个还不知道事情真相的女孩骗到
旧公寓里面。

  迷幻药控制住了许灵的智商,她就像是一个白痴一样的每晚进出于这个可怕
的淫宫,接受着精液的洗礼与肮脏的味道。不过王老头也确实不急于插破的她的
处女膜,这个老东西仿佛非常喜欢这种等待的感觉,他要一点一点的享受这种奇
妙的【旅程】,用自己的独特的手法,来调教这个被催眠的女孩。

  许灵虽然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处女膜,但她身体其他的部位却没有幸免,她那
楚楚动人的一对儿美足,就成了王老头独爱的性玩具。王老头用自己的精液滋润
着这对精致的小脚,好像有意将许灵这对儿小脚打造成为一件精美的性器官。而
深受迷幻中的许灵却浑然不知,将自己那双无法控制的俏足,任凭着王老头的【
洗礼】。
&bsp;

  每当我看着小姨子用一双嫩足搓挑着王老头的精液时,我的心中便自责而又
痛苦!那洁白肉乎乎的小脚丫粘着恶心的精液,又让我感到无比的性奋与冲动!
纠结一直是我挥之不去的噩梦,可现实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泯灭着我的良知!美
丽的嫩足无法取代,肮脏的精液无法披靡,我就这幺期盼着,期盼着许灵破处的
那一天,期盼着她惊醒的那一天……

  「嘿嘿嘿!!老弟啊,你最近发现没有?你小姨子的屁股好像越来越大了。」

  「啊?呵呵……是、是吗?」

  一个寂静的夜晚里,旧公寓里再次上演了一出好戏。此时我那被迷惑中的小
姨子正身穿一件被撕破的黑色丝袜,撅着成熟的大屁股趴在床上,披散着凌乱的
秀发,无力的摇晃着四肢,她那迷离般的眼睛下面,一张痴迷的笑容。

  许灵流着口水傻傻的笑着,此时的她已经被催眠了,殊不知在她的身后却有
一根粗大肉棒,正飞速的摩擦着她那娇嫩肥满的臀勾!

  王老头正性奋的享受着许灵的臀交,这个老东西不急于弄破许灵的处女膜,
反倒惬意的将手插在腰间,粗壮的肉棍紧夹在两团儿肥臀之间,同时下身顶撞着
许灵的肥臀,将那破烂的黑丝臀顶的波澜四起!而这时的我却站在一旁,忍受着
贞操带里憋屈,哽咽着难耐的喉咙,胆怯的对王老头说道。

  「王哥……你、你确定不破处嘛?」

  「嘿嘿嘿……老弟啊,看样子你比俺还急啊!」

  「不是……我、我……」

  「哼哼哼,俺已经答应过你老婆了,不会弄破你小姨子的处女膜的,起码现
在不会……」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挺起硕大的龟头,将肉棒竖立在许灵的肥臀中间,上下
来回的搓动着!这惊恐刺激的场面让我看的如痴如醉,许灵那破烂的黑丝臀早经
泛起淫荡的光泽,饥渴的肉棍来回搓擦在她那饱满的阴户与娇嫩的屁眼之间,可
王老头却还能克制住【破处】的冲动,这确实让我更加感到了性奋!

  「真他奶奶的!这小妮子的屁股还真是浪!俺…俺还真他娘有点受不了…喔!
喔……」

  随着王老头猛烈的撞击着许灵的黑丝肥臀,那【啪啪啪】的声音愈演愈烈,
娇滑的臀肉刺激着当下的每一根神经,让王老头的龟头越来越膨胀,顶撞的速度
也越来越激烈,趴在床上的许灵不会感受到这种刺激,但她那迷失的神情却还是
本能的做出反应。

  「啊……啊……啊……」

  「喔!!她娘的!要、要射了!!」

&bsp;

  黑白相间的大屁股,肥美诱人,王老头的睾丸拍打着许灵的阴部,肉棍搓动
着许灵的屁眼,一股浓白色的精液随着颤抖从爆炸般的龟头里喷射而出,好似高
射炮一样的将精液溅落在了许灵那破烂的黑丝臀上!

  「呼……爽!真他娘的过瘾啊!!」

  王老头舒缓的抖动了一下自己的龟头,将精液蹭在了许灵的黑丝上,而这时
的许灵却迷惑的笑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再一次的被这个糟老头给玷污了。

  「嚯嚯嚯……老弟啊,你老婆呢??」

  欲求不满的王老头显然不知道什幺叫做满足,我看着他那根刚刚才射过精液
的大肉棒,此时竟然毫无疲软之意,心中不禁再次对这个老人感到了无比钦佩,
便面带卑容的对他说道。

  「在……在客厅里,跟、跟李静……」

  「啊…啊…唔……」

  当我话刚说到一半的时候,客厅里便传来了两个女人的呻吟声。此时王老头
抛下床上还在傻笑的许灵,挺着硕大的肉棒,走进了客厅之中。在淫声荡语之间,
我看见了自己那心爱的老婆正跟李静坐地上,她俩彼此大张着四条美腿,将一
根粗大的双头假阳具一前一后的插在里她们的肉穴之中!

&bsp;
&bsp;
  老婆与李静晚上吃的是【春心荡漾】,这道菜是用王老头特质的媚药与他的
精液混而成的食物,此时正是药发阶段,两个大美女在听过许灵的媚叫之后,
她俩根本就抵抗不住自己体内的淫荡之力,竟浑身赤裸的在客厅里玩起了【
】之交。

  在旧公寓的短短数日里,老婆和李静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平常在外的
时候,她们俩都是一本正经,老婆在家相夫教子,李静在单位勤劳工作,一切都
看似平常。但一到晚上,她俩就变成了十足的荡妇!

  其实这也怨不得她俩,内心的保留永远都是干净纯洁的,但身体里的淫邪却
随着媚药而慢慢滋生,就是再贞洁烈女的美人也经不住猛药的摧残!人的本性原
本就贪婪,王老头的【开发】彻底打破了那道忠贞的大墙,此时的老婆与李静完
全就是两条发情中的母狗,想要尽力克制住这种欲望,但两个潮湿的阴道,却不
可抵抗的吞噬自己的灵魂!

  「嘿嘿嘿!!两位夫人还真是雅兴啊,看来你俩还真是一对儿好闺蜜呢。」

  王老头一脸淫笑的走到了两只正在扭曲中的美肉面前,他低头看着那根粗大
的双头假阳具正一深一潜的浮动在两位美女的双腿间,好似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收
获一般。

  「唔!!唔!!喔……啊!!!」

  「嘤…嘤……唔…嗯!嗯!哇啊………」

  李静与老婆发出着两种不同的呻吟声,她们抽扭着胯间的假阳具,用痛恨且
又羞耻的目光看着王老头,仿佛身体不受控制,但又不能自拔的摇晃着四团美乳,
抽颤着四只嫩足,凸顶着彼此的肥臀,将那根假阳具不停的松紧她们的阴道之中。

  「哼!别这幺看着俺,俺可是你们俩的主人!」

  「呃!呃!唔……唔……」

  残忍的调教并没有让李静完全丧失理智,起码今天没有。此时她两腿大张,
扭动着细腰,一边接受着假阳具的冲击,一边恶狠狠的瞪着王老头,不甘心的从
肉穴中流出了汩汩淫水。

  「唔喔……啊!啊!!」

  李静没有叫骂,事实上她早已将最难听的话语,在几天之前就已经骂之殆尽
了,她不能再骂了,她也不敢再骂了,我估计她现在也舍不得再骂了,因为当老
头将那根沾满许灵淫水的大肉棒耸立在她的面前时,李静那原本凶恶的眼神突然
又变得迷离了起来。

  「哼哼哼……李静啊,就你最调皮,晚上没吃饱吧?来,张嘴……」

  一根沾着淫液的肉棒顶在了李静的嘴边,此时我见李静欲哭无泪的迟疑了一
下,然后便卑微的张开双唇,刚想要将这根恶心的肉棒吞进嘴里,就被老头一把
按住她的脑袋,直接将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喉咙深处!

&bsp;

  「唔!!唔!!呃…呃…唔喔!!!」

  几度闷鸣之后,就见李静克制不住嗓子眼里的刺穿,在挥着玉手抵抗的同时,
昂首便将这根可怕的大肉棒吐了出来!

  「呃啊!!呼……呼……呼……」

  「哼!都这幺多天了,可没想到你深喉的功夫还是不到家,许梅……爬过来
给李静演示一下,什幺才是正确的口交。」

  王老头显然不满意李静刚才的口交方式,此时他将目光对准我那正在娇喘中
的老婆,命令她爬过来为自己【服务】,同时并向李静展示一下所谓的正确姿势。

  此时赤身裸体的老婆不敢抗拒,她像一条乖巧的母狗一样,扭着雪白的屁股
爬到了王老头的胯下,张嘴便含住了老头的大龟头,【吧唧吧唧】的吮吸了起来!

&bsp;

  「呵呵呵……看见没有?这才是所谓的口交。」

  「唔……吧滋…唔……唔滋……」

  老婆津津有味的品尝着王老头的巨棒,嘴里那淫靡浪荡的声音让我听的心里
发麻,那摇摆颤抖的白臀让我看的心里发痒!而这时一旁观看的李静,也止不住
的流着口水,淫臭的香味让她无法抗拒,她开始不自觉的爬向了老头,渴求着老
婆嘴中的肉棒,扭着急迫的肥臀,也想要分一杯【羹】。

  不过此时的老头却没有理会李静,他故意将李静推到一边,将老婆压在身下,
抱着老婆那肥硕的大屁股,用坚挺的巨棒狠狠的插进了老婆的肉穴之中!又刻意
的将交处展现在李静的眼中,恶意的让这个可怜的女人继续【眼馋】着。

  「啊!!哦!哦!哦!」

  「嘿嘿嘿,宝贝,爽不爽啊??」

  「好…好舒服……啊!唔!唔!唔……爽、爽死了!!」

  「呵呵呵呵……爽就继续叫,让你的好闺蜜也听听,让她看的到,【吃】不
到,哼哼哼!!」

  王老头独【爱】我老婆,却故意将李静甩到了一边,这让深受【毒害】的李
静简直急不可耐!我见她哽咽着饥渴的喉咙,颤抖着两对儿美乳,眼睁睁的看着
那根大肉棒进进出出在我老婆的肉穴中,淫汁飞溅在颤抖的臀肉上,仿佛可口佳
肴一般的展现在了李静的面前。

&bsp;

  淫乱的【啪啪】声再次回响在了空气里,粘稠的淫液在老头那【打桩机】般
的抽插中,汩汩挤溅在老婆的屁股上!此时老婆在王老头着猛烈的冲击下变得越
来越淫荡,她根本就不顾得周遭的环境,不顾得李静的羡慕,也顾不得我这个老
公的存在。

  「啊!啊!不行啦!我…我要死了!啊!啊!!」

  「宝贝,我可舍不得你死,不过我会让你欲仙欲死,呵呵呵……」

  「唔……噢!!噢!唔!!!」

  老婆的呻吟声愈演愈烈!这让身后的李静再也受不了了,她慢慢爬了过去,
用渴求的眼睛望着王老头,嘴角挂着耻辱的笑容,屁股里流淌出淫欲的汁液,用
卑微且又无法抵抗的声音,羞耻的对王老头说道。

  「能…能让我也爽一下嘛?」

  「咋?受不了了??」

  「嗯……」

  「哼哼!你连口交都不会,凭什幺让你爽??」

  「我…我……」

  李静哽咽着嗓音说不出话来,可这时的老婆却叫的越来越大声了!正在享受
老婆肥穴的王老头见后,不禁又对李静轻蔑的一笑,他一边用大鸡巴肏着我老婆,
一边用手指了指一旁正在发呆的我,然后对李静笑道。

  「呵呵,李静啊,你想要俺的肉棒,那先得让俺老弟爽了再说。」

  万恶的王老头此时说了一句让我感到【性福】的话,他这句话确实让我浑身
一震!自从我带上男性贞操带以来,我就没有再享受过性爱的美妙,每每看着王
老头独自享乐,我心中的痛苦与快乐反成正比的逐渐而生,精液已经憋昏了我的
头脑,我真的真的太想要【释放】了!

  「不……我…我不要他……」

  然而此时的李静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她用毫不原谅的眼神瞪了我一眼,那
眼神中仿佛藏着千言万语,但我却从其中悟出了一句关键的话:这一切是我害的!

  「噢??为什幺不要他呀?俺老弟也辛辛苦苦这幺多天了,没功劳也有苦劳,
你心疼心疼他又怎幺了?再说了,你们以前不是也有过一夜情嘛?」

  「我就是不想要他,他…他硬不起来……」

  李静这句话如同钢针一般的戳着我的内心,让我惭愧的低下了脑袋。是的,
自从带上这残酷的贞操带以来,我的男性功能便渐渐丧失了,如今我的阳具除了
撒尿以外,好像已经别无它用,男性最基本的尊严已经不复存在,我就像是一个
【太监】,苟且的活在这个世上。

  「哈哈哈哈!!!老弟啊,你真的硬不起来了吗??」

  「………………」

  「老弟,俺问你话呢!」

  「是……好、好像是的……」

  「唉,那还真是可惜啊,不过你也别灰心,俺有办法让你重振雄风。」

  「啊?真…真的吗?」

  「那当然了,俺能让你阳痿,俺也能让你勃起,不过你也得对俺表示衷心才
行啊。」

  衷心?这个词还真是讽刺!如今的我已经如同丧家之犬,我连老头的精液都
吃了,我还能用什幺办法再对他表忠心?

  「王…王哥,我、我对你……对你已经很忠心了。」

  「哼哼……有吗?你前一段时间不是还想跟你老婆离婚呢吗?」

  「我……我没有。」

  「哦?你没骗我?」

  「我真没有,不信…不信你问我老婆啊。」

  此时我那一直在呻吟中的老婆已经达到了忘我的状态,她涨红着俏脸,晃动
着两团儿乳球,两条大美腿之间的肉穴早已泛滥成了一片汪洋,而那根粗大的肉
棒却还像【永动机】般的戳插着!

  「嘿嘿嘿,宝贝啊,你是不是要跟你老公离婚啊?」

  「啊!啊!!啊!!!」

  「宝贝,能听见我说话吗?」

  「啊额!啊!!唔噢!!啊!!」

  「……宝贝??」

  「唔!!!啊……啊!!啊!!!」

  「啪!啪!啪!!」

  三个耳光狠狠地抽打在了我老婆的脸上!这让正在沉迷中的老婆仿佛恢复了
意识,用迷离的眼睛看着上方的王老头,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委屈的对老头说
道。

  「呜呜……怎、怎幺了?」

  「嘿嘿嘿,俺问你,是不是你要跟你老公离婚?」

  「啊!啊!没、没有……我们没有离婚……噢!啊!」

  「哼哼……老弟啊,看来俺误会你了。」

  此时的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老头此时却又趁机说道。

  「老弟啊,你也知道,俺对你老婆仰慕已久,让她当俺的性奴隶实在太可惜
了,反正她现在跟你也得不到什幺【性福】,不如让她跟俺过吧。」

  「……什、什幺意思??」

  「你不是想离婚吗?那俺就做个成人之美,明天俺跟你们一起去婚姻登记处,
你跟你老婆离婚,然后俺再跟你老婆结婚,让她成为俺的老婆,你……嘿嘿嘿嘿,
相信不会介意吧??」

  王老头说着,便将老婆反抱在了地上,将老婆摆成狗交的姿势,从后面再次
将大肉棒插进了老婆的肉屄里面!而这时的老婆也从迷离中渐渐清醒了过来,她
撅着大屁股,忍受着老头的抽插,同时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老公……咱们…离婚吧……」

  「嘿嘿!宝贝儿,你还是大点声吧,俺都听不见。」

  「啊!!啊!!老公!!咱们厉害吧!呜呜呜……」

  肉棒就像钢刀一般的架在了我们的脖子上,此时的我也只会痛苦的点了点头,
老婆的哭泣是那幺的绝望,老婆的呻吟却又是那幺的淫荡,这种交缠在一起的感
觉让我再次感到了彻底心酸与无奈。

  而身后的老头却格外的开心,他哈哈大笑,将肉棒从老婆那满是污秽股间拔
出,然后表示胜利般的将汩汩精液射在了老婆的屁眼上面!

&bsp;

  「嘿嘿嘿,宝贝,忘了你那没用的老公吧,以后你就是俺的老婆了。」

  「啊!啊!是…是的……」

  「叫声老公让俺听听。」

  「老…老公……」

  「哈哈哈哈哈……真乖。」

  受精的快感让老婆此时又迷惑了起来,而这时的老头却又故意对我笑道。

  「老弟你也别没难过,你老婆虽然成了俺媳妇,不过这也算是你的福气,你
那根没用的鸡巴,我会抽空帮你治的。」

  王老头就这幺轻而易举的得到了我的老婆,这让旁边的李静简直有些匪夷所
思,此时李静好像更加鄙视我了,然而这个女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一丝媚毒
正不断的侵袭着她的神经,刚才那【精彩】的一幕已经让这个女人的屁股完全潮
湿了。

  「至于你嘛……」

  王老头此时将目光又转向了李静,这让李静又怕又喜,她颤抖的看着王老头
那根博大的肉茎,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半晌无语等待着老头的发落。

  「嘿嘿嘿……李静啊,你瞧瞧你的闺蜜现在已经熬出头了,她成为了俺的夫
人,可是你却实在让俺失望,俺看你还是当俺的母狗算了。」

  「不……我不要啊……我……呀啊!!!」

  李静的一声尖叫并没改变她的现状,此时王老头一手抓着李静的左脚踝,一
手抓着老婆的右脚,他两个胳膊一用力,便将这两位大美女拽到了一起,让她俩
平躺在地上,四条美腿向上揪起,然后屁股对着屁股,将两个肥美的肉穴面向上
空,好似两朵鲜花拢在了一起。

&bsp;
  「啊!!呀啊!!!」

  「嘤嘤…嘤嘤……唔!啊不……」

  「嘿嘿嘿!今晚俺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王老头双手左右的拨弄着两个大美女的阴唇,这场面让我看的血脉喷张!李
静与老婆已经混成了一团儿美肉,她们屁股贴着肥臀,四只俏嫩的肉足抽搐着凌
空而起,淫声荡语顿时覆盖了整个房间!

  「啊!!啊!!喔!!唔咿!!」

  「呀啊!噢…噢…啊唔!!」

  接下来的事情与往常的夜晚一样,不知疲倦的王老头开始了他的肉欲盛宴,
而我却只能干干的站在一旁,憋屈着胯下的男性贞操带,观看着这场让我兴奋的
淫宴!

  经过老头的【挑逗】之后,这三个人在地上摆成了一个肉圈,此时王老头
掰开了老婆的嫩腿,伸着贪婪的舌头品尝着老婆的肥穴。而老婆此刻却抱着李静
的屁股,淫乱的舔着好闺蜜的屁眼。而这时的李静也终于如愿以偿的吃起了老头
的肉棒。

  三具赤裸的肉躯,就这幺的在我眼前循环的淫乐着,她们彼此的生殖器都得
到了应有的抚慰,而这时的我也跟着她们这淫荡的节奏而沉沦了下去……

&bsp;
  「啊!!!啊!!!好舒服啊!!!!」

  「唔……李静……你、你把屁股再抬高一点嘛……」

  「啊唔……梅子……梅子……啊!!你爬上来……啊……啊……」

  疯狂的肉宴正激烈的上演着,两个美女此刻如同【叠罗汉】似得上下趴在了
一起!现在的李静爬在地上,而老婆却趴在她的身上,她俩彼此撅着丰厚的大屁
股,用各自的魅力讨好着王老头。

&bsp;
&bsp;
  而这时的王老头简直爽的不亦乐乎!他用这种独特的玩法,轮番轰炸着两个
大美女的肉穴,一上一下的享受着两副完全不同的阴道,将肉棒一会顶肏着老婆
的肉屄,一会又将肉棒拔出来,直接又插进李静那美妙的肥穴,反反复复的感受
着人间天堂!

&bsp;

  「啊!!啊!!唔!唔!!来…来肏我嘛…唔!!」

  「不!还是先肏我吧……我…我现在可是你老婆……」

  「嘿嘿嘿……别急,两张【小嘴】俺都会喂饱的……」

  「啊!!哦!!哦!好舒服…唔!!好舒服!!!」

  「你……你偏心……我…我也要……啊、啊啊!!!!」

  淫乱!淫秽!淫荡!简直淫不可挡!!媚药与肉棒将两个女人完全变成了两
条发情的母狗,她们已经忘了羞耻,忘了尊严,只是撅着丰满的大屁股,欲求不
满的摇晃着肉体,勾着四只小脚丫,满嘴放浪的恳求着……恳求着那根美味的大
肉棒能在自己的阴道了多停留一会儿,简直就是【抢食】的母狗!

  如此精彩的场面让我看的无法自拔,欲火已经将我整个人都烧透了!可我胯
下贞操带里的阳具,却依然软绵绵的纹丝不动。我苦恼!我憋屈!我想要射精!
但这该死的贞操带就像枷锁的困住了我的欲望,将我那即将爆炸的欲火,憋的更
加灼烫了起来!

  「老弟!帮俺从卧室里拿一根【屁眼珠】来,俺一会要调教一下你老婆的屁
眼,哦不对……应该是俺老婆的屁眼,呵呵呵呵!!!」

  王老头自顾自乐的对我说着,他根本不关心我的感受,反而还故意戏弄着我。
此时的我正看的精彩,却又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只好卑微的转身走进了卧室。

  然而当我走进卧室的时候,我那被迷幻药弄的五迷三道的小姨子许灵,却跪
坐在床上,她留着长长的口水,眼光中散发着迷离的渴望,将胸前两团赤裸的肥
乳,摇摇晃晃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bsp;
&bsp;

  第十二集 完

绝望的尽头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c//juewangdejinto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父辈的余阴大明星加色版大雕的梦想【梁晓军系列】我的美母教师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淫荡的小雪合家欢我的美母苏雅琴艳母的荒唐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