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温馨情欲小说 > 【快穿】欲骨冰肌最新章节

染香(番外,结局2,虐,没肉!)

【快穿】欲骨冰肌 | 作者:北泽鱼 | 更新时间:2016-09-22 05:47:11
推荐阅读:极品桃花运佣兵的战争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快穿之勾引无罪(繁体)混在后宫假太监快穿之性福攻略(H)[快穿]爱由性生快奸 (高H.NP)【快穿】情不自矜晓风残月(限,高H)
    “孟染香?你……你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皇宫的天牢!”萧玦看上去并不狼狈,只是胡子拉碴的有些疲惫,他万万想不通孟染香怎么可能随意进出皇宫。

    染香朝身后望了一眼,平淡地解释:“说来你也许会觉得可笑,不过确实是真的,我有一位茜草花妖帮助我,皇宫虽然守备森严,但却拦不住她。”

    萧玦沉默了好一阵,忽然失笑,问:“这么说,你是来救我的?”

    染香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说:“我甚至都不知道你身陷囹圄,怎么会来救你?”

    “那你来做什么呢?”萧玦皱了皱眉,冷淡地问,“来质问我为什么事先没有知会你?”

    “至少你应该告诉我,不管你成功还是失败,你我这种关系都即将走到尽头。”

    萧玦勾起唇角笑了笑,用眼角扫了扫她说:“哼,你果然还是越不过心里固有的成见,对我动了心了,否则你何必在意我是否将你的感受放在心上呢?”

    听到他这番话,染香的心陡然一紧,缓缓低下头去,手揪紧了自己的衣角,满心委屈,然而她又自知并没有资格感到委屈。

    见她这副样子,萧玦轻叹了一声,仰头望着牢房漆黑的屋顶,慢慢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对待女人从来都是一样,我只是利用你们来解决我自己的需要而已,所以我不在乎你的相貌。不过我必须承认,你的确是我遇到的女人当中最令我难忘的,我甚至在梦里都会重温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很奇妙?”

    染香痛苦地摇了摇头,颤声说:“何必说这些多余的话?既然对我无心,说这种话只会让我无法释怀而已。”

    萧玦哈哈笑了起来:“我当然就是想让你永远记得我,我已经失去了登上皇位让世人永远铭记的机会,那至少可以在你这里实现。”

    “过分!”染香伸手一巴掌扇了过去,结结实实地打在萧玦的脸上,然后她的手就开始剧烈颤抖,心里被后悔给充斥了。

    “打也打了,还不走吗?一会儿巡视的人该来了。”萧玦退回了牢房的阴影中,孟染香愣愣地站了一会儿,终于转身,突兀地消失了。

    “呼——”长出一口气之后,萧玦靠着墙坐了下来,空荡荡的心里,终于没有了最后一丝牵挂。

    “我很喜欢染香这个人,所以如果你想出去,我还是可以帮你。”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把萧玦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才发觉眼前竟是那个说书人的妻子,他愣了半晌,终于明白过来整件事的内情。然后,他十分认真地思索了老半天,终于以沙哑的声音回答:“不必了,我的人生当中,并不是只有感情,如果隐姓埋名地活着,我想我终有一天会受不了,那样对染香岂非更不公平?”

    “你是说,你放不下当皇帝的想法?”

    “倒也不是,我只是无法忍受默默无闻地活着,我宁可轰轰烈烈地死在铡刀下。”

    “你刚刚是故意气她的吗?”

    “是故意气她,也是绝了我的念想,否则我没办法利落地死去。”

    茜心瘪瘪嘴,摇头道:“难以理解你们这些人类。”

    萧玦却反呛了她一句:“人类大多自私贪婪,被欲望驱驰,你本来可以一尘不染,为什么要来尘世趟浑水?”

 &nb看&特色;小:说就来:-做着_看;小说+网sp;  茜心听他这么说,想起某个可恶的人,心里就火冒三丈,甩甩袖子,气鼓鼓地走出了牢房。孟染香已经不需要她再帮什么忙了,所以她可以离开这个时空,继续她的试炼之旅。

    绸缎庄,算是这世上唯一属于孟染香的东西,不但能让她独立,还能给她一个落脚的地方,虽然并没有什么温暖的感觉。她回到门庭若市的绸缎庄,却惊讶地发现柜台前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来人往之中如此惹人注目。

    “樊老板?你怎么来了?”

    樊会川笑得有些忧伤,答道:“我天天都来,只是你没有注意而已。”

    染香不好意思地说:“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你觉得怎样无所谓,我觉得值得就行了。以前还认为我只是同情你,但现在早已不止同情而已,来这里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染香点了点头,说,“或许一个月,或许一年,或许十年,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我的习惯。”

    此后两人都没再说什么,只是樊会川不再被挡在柜台外面,他同染香并肩站在了柜台之内。

    当晚,樊会川就进了染香的房间。他有些局促地盯着染香平静的脸说:“其实可以不必这么快,这么久都等了,我不在乎再多等一阵子。”

    染香轻笑,拍了拍床:“我是那种矫情的人吗?过来吧。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樊会川拉了拉领口,犹豫了一下,最终快步走过去,一把将染香推倒在床,来不及脱去衣物,就如饥似渴地咬上了她柔嫩的脖子。

    染香在他的脸庞靠近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而他的吻咬也让她轻轻颤抖——并不是疼痛,而是不习惯。她记忆中,肌肤被男人亲吻不是这样的感觉,然而有什么不同她又说不上来。他像一头卖力工作了好久的老黄牛一样呼哧呼哧喘着气,一路占领她的身体,直到他找到她香软的嘴唇和舌头。

    火热的亲吻几乎要让染香窒息了,当感觉到他口中的濡湿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眉头,睁开了眼睛,只是依然看向别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萧玦的吻更霸道,更濡湿,她甚至要被迫吞咽下属于他的东西,可是那样她丝毫不适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

    她心慌意乱,甚至有些后悔答应了樊会川,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今后无数个日日夜夜,要怎样一起度过啊?

    樊会川倒是一点儿没察觉她的异样,忘情地吻着她,好容易满足了,他又将手探入了她的裙底,想知道她是否已经准备好。然而那处泉眼却依然干涸,染香紧张地盯着他,还好他并没有觉得不对,沾了些唾沫在手心,伸进裤子里捣鼓了一下,便露出他已经蓄势待发的分身,慢慢顶入了染香的身体。

    还好,染香庆幸身体的反应并不依赖于情感,同樊会川的第一次就这样还算圆满地完成了。事后,她没有同萧玦在一起时候的那种疲乏感,十分清醒地躺在床上,而樊会川就躺在她身边,满足地闭着眼睛,估计很快就会睡着。

    “我曾经同十八皇子在一起过,你难道不介意吗?”

    樊会川摇了摇头说:“最终得到你的不还是我吗?既往不咎,我不介意。”

    短短一句话,在染香听来却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好像这是一个竞赛,而她只是一个奖品。既往不咎,那是他的大度,实际上是应该追究的,是这意思吗?

    “你是十八皇子的表亲,同他的关系也十分亲密,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失败吗?”

    樊会川睁开了眼睛,想了想才回答:“我不知道,他藏得那么深,连我都不知道原来他有意于皇位。”

    “他那样的人,信任的人应该不多。”

    “是啊,不过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累了,先睡了。”

    染香不再说话,只是这一晚她没有合眼,一直愣愣地瞪着床顶,听着身边男人轻微的鼾声。

    不咸不淡的日子就这样过去,某一天,老早被染香派出去探听消息的下人终于给她带回了关于萧玦的消息:于流放途中突染恶疾,暴毙。

    她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流一滴眼泪,只是吩咐人请樊老板过来。自答应了樊会川之后,他几次要求将她正式纳为妾,她都没有同意,甘愿做他的情妇,每每两人相见,都是她去请他来绸缎庄。

    樊会川来得很快,他很乐意到这里来见染香,虽然她长得很丑,但对他的侍奉是他所有妻妾中最得他心意的,他同染香交欢的时候,总是能彻夜不歇。

    “想我了?你这小淫妇,前日不是还哀求我过三五日在过来吗?”

    染香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勾着他的腰带,将他拖到后院中,径直走到一处花坛跟前,突然解开自己的衣襟,脱得赤条条地躺在了花坛的草丛里。然后,她将早就放在花坛上准备好的一壶酒拿起来,缓缓倒在了自己身上。樊会川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倒不是害羞,而是兴奋,染香总能想出新奇的手段来刺激他。他俯下身去,贪婪地舔食着美酒,手忙脚乱地脱了自己的衣服,不管不顾地一下插入进去一捅到底,开始疯狂地从她身体里攫取快感。

    “染香,染香,你是我的,你最终还是我的!只有我可以这样操你……怎么样,舒不舒服?比萧玦那死鬼如何?他能整夜整夜地玩儿你吗?”

    染香不回答,扔掉已经空了的酒壶,又拿起另一壶,灌进自己嘴里,樊会川二话不说就堵住了她的嘴,将酒全吸进了自己的肚子。如此这般,二人在草丛中鏖战不休,地上已经扔了无数个空的酒壶,天知道染香准备了多少。

    “哈哈哈,孟染香,你不是贞节烈女吗?当时那么决绝地拒绝我,可是转过脸就上了十八的床!可是到头来他却死于非命,你还不是得被我干!说,你后不后悔?后不后悔?”

    一直没有说话的染香终于说话了:“不后悔,不管是上了萧玦的床,还是后来答应你,我都不后悔。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能遇到他,是我三生有幸。至于你,如果我不答应你,到死都不会知道究竟是谁害了他。”

    “你……你在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害了他,你有证据吗?”

    “我不需要证据,我只想你死。难道你没感觉到,你一直在射精,没有停过吗?哦,你感觉不到,因为你已经麻木了。”

    樊会川拔出插在染香身体里的东西,果然,那玩意儿像喷泉一样一直不停地吐出白色浆液,若不是注意力集中,他根本感觉不到,因为今天实在是搞得太久了。

    “你给我吃了什么!”

    “不必问了,去阴曹地府向萧玦谢罪,并告诉他,我会好好活着,等我死了,即便他不愿意,也不能再撇下我。”

    “不要,不要……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啊……啊!!!”

    隔天早晨,樊老板被人发现赤身裸体地倒在阴沟里,不远处就是一家黑窑子,再加上他体内大量的春药,他的死因不言而喻。

    绸缎庄的生意红红火火,孟染香成了一方巨富,有钱遮白丑,所以上门来求亲的越来越多,但是直到最后她死,绸缎庄传给家中亲戚,她也没有再婚。

    “在我心里,我早已经嫁过了。就像他说的,我依然是个俗人,活着我是他的,死了也要去寻他,纠缠着他再也不放手。”

    ++++++++++++++++++++++++++++++++++++++++++++++++++++++++++++

    其实在我眼里,这根本算不得虐,只是男主挂了,女主孤独终老而已嘛【卧槽……

    你们是自愿买来看的,不要给我寄刀片,跑走~~~~这次番外没肉,不是我坑,这正说明了免费部分的肉也是认真写的,完全没有放水哦~
【快穿】欲骨冰肌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c//_kuaichuan_yugubing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玉体横陈](简体版)快穿之性福攻略(H)快奸 (高H.NP)【快穿】情不自矜性幻想搜索体验系统晓风残月(限,高H)(快穿)良缘写意【快穿】榨干男配(H)快穿之媚色淫乱小镇